香港六合彩公司

香港六合彩公司 聚焦永城 重要活动 文化 特色栏目 声音 访谈 微视界 新闻早知道 其他栏目

文化历史

相关栏目: 教育在线 文化历史

钱老师卖“纸壳子”

来源:本报讯 发布时间:2019-12-11

□ 曹一星
  钱老师姓钱,腰包却没钱。
  几年前,老大不小的钱老师从偏远的乡村学校跑到县城学校教书,俨然成了城里人。为了跟上城市发展的步伐,让亲戚朋友看得起,更为了娶上心仪的姑娘,他买了车买了房。除了媳妇不是“按揭”的外,房子、车子都是。
  为此,钱老师每月必须要办的事,就是工资一到账,就立马还月供!日子比树叶子还稠。上有老,下有小,各种开支少不了。他看着工资余额数着天,生活不得不精打细算!
  元旦假期的一天早晨,钱老师习惯性地起个大早。到广场跑一圈回来,仍无所事事。突然,他决定对他三室一厅的房间进行一次大扫除,干干净净迎新年。说干就干,他熟练地把室内废纸箱子、快递包装盒等拆解、弄平,连同无用的报纸杂志归整在一起。待扫、拖程序完毕,钱老师身上已是汗津津的了。打扫卫生远比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见效快!仅一个多小时,室内窗明地净,家什摆放井井有条,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。
  当他看见那堆“纸壳子”时,不由皱起了眉头。怎么处理呢?扔到楼下垃圾箱里吧,怪可惜的!那足足有十多斤,能卖八九块钱呢,足够吃一顿丰盛的早点。想到早餐,钱老师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了热腾腾的蒸饺,香喷喷的胡辣汤,不由得舔了一下嘴唇。他蹲下身来,像整理学生试卷那样把那堆“纸壳子”叠平整、码整齐,然后就地取材,用绳子捆起来,刹紧,又用手提了提才放心。
  钱老师平时很注重自己清高知识分子的形象,给人的感觉是精干、自信、讲究。他洗漱完毕、穿戴整齐后,又站在穿衣镜前,捯饬一下衣领,理了理额前的头发,自我感觉良好才恋恋不舍地转身离开穿衣镜。
  钱老师看了一眼那捆叠码整齐的“纸壳子”,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衣着,面子上还是有点儿难为情。邻居看见了会怎么想?院里的同事、学生或家长看见了又会怎么说?又一想,把“纸壳子”放在车的后备厢内,开车去卖,别人看不见不就妥了。但一开一停耗油不说,万一碰到踅街贴条罚款的交警,就得不偿失了。其实,钱老师平时是很少开车的,只有节假日、星期天串亲访友或特殊情况时才舍得开。在这方面,他是低调的!
  他在室内一边徘徊,一边苦思冥想,最后决定:“纸壳子”得卖,用自行车驮着去卖,然后在街上买早点!
  他又理了理头发,清了清嗓子,鼓起勇气,自言自语:非抢非盗,合法收入,何伤体面!开源节流,勤俭持家,精神可赞!钱老师脑海里又重现了那一笼热腾腾的蒸饺,一碗香喷喷的胡辣汤!
  他戴上久违的墨镜,提起沉甸甸的“纸壳子”,大步跨出门外。
  他快步走到楼下,把“纸壳子”牢牢绑在自行车后架上。钱老师骑上车,刚起步,见一熟人和他打招呼,就觉得有些不自在,答非所问地应了一声,觉得脸上像被火苗舔了一下,心里有些膈应。为避免再次尴尬,钱老师骑在车上,目不斜视,像风一样飘过门岗,飘过马路,飘到废品收购点。
  废品收购点就在钱老师所住小区的对面拐弯处。
  钱老师停下车,忐忑的心刚趋于平静,一看废品收购点关闭的大门上“停业三天”的告示,又荡起涟漪了。
  怎么办?驮回家,那不是光着腚推磨——转着圈儿丢人吗?绝对不行;扔在那,也会成为别人的笑柄。那捆“纸壳子”已成了烫手的山芋。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,尽快找到一家废品收购点,把它卖掉!他想起前面再拐个路口好像还有一家,便小心翼翼地骑上车就走,仿佛那捆“纸壳子”不是自家的,而是在路边捡来的,在别人家偷来的。
  钱老师远远地看到那家废品收购点门前已有人等待,悬着的心略略放下。待走近一看,铁将军把门。一问卖废品的“同行”,方知因环保检查,已歇业整顿。
  钱老师又气又急,真想一咬牙把那捆“纸壳子”扔在那里走人!
  “同行”告诉钱老师:“西边不远杨树行还有一家,可能在收!”钱老师点点头,敞开衣扣呼啦呼啦忙扇几下,又重新扣好,骑上自行车,喘着粗气怏怏而去。
  钱老师深一脚浅一脚地蹬着自行车。刚骑到十字路口的导流岛上,谁知“纸壳子”几经颠簸,“呼啦”一声滑落在地。一辆辆电动车、自行车和行色匆匆的行人一会就站满了导流岛。钱老师尴尬极了,就像怀抱私生子的大姑娘挤站在娘家人群中,低头不语,杵在那里,自感脸面扫地。
  待绿灯一亮,一拨人江豚过河似的穿过马路,他才弯下腰收拾那闹心的“纸壳子”。眨眼工夫,身边又集聚了不少人。其中有个推自行车的中年妇人与同行的女人低声说:“你瞅瞅那个,好像是个老师,我见过。现在老师工资那么高,假期那么多,一个大男人咋还在乎这个?能值几个钱?唉!”
  “你是不了解老师,现在学校杂七杂八的奖金不敢发了,假期不让补课了;他们日常开销那么多,物价那么贵,人情礼节又那么重,那几个死工资咋经花?今年暑假,俺隔壁教英语的王老师闲着没事,还去打零工了呢。”那女人悄悄地答道。
  “钱老师,是你吗?老师好!你弄啥来,我帮你吧。”一个去民办培训班补课的女孩子,是钱老师班里的学生,停下电动车就要帮助他收拾散在地上的“纸壳子”。钱老师连连摆手,低垂着脑袋,语无伦次地说了一些连他自己都不明白的话,涨红的脸埋得更低了。
  此时,钱老师的目光通过镜片上的空隙,透过一辆辆电动车、自行车的轮子及行人林立的双腿,看到右边不远处有一位蹬着三轮收废品的老人。他眼睛一亮,不假思索地抱起“纸壳子”就奔了过去。
  钱老师把那捆“纸壳子”送给了收废品的老人,心情如释重负。就权当资助贫困学生的家长吧!这也算他今年或自愿或无奈的第五次捐款捐物了。本校师生患重大疾病,他要捐款;某地方地震或水灾了,他要捐款;班内学生困难了,他也要掏腰包帮助……
  回到导流岛,钱老师摘掉墨镜,理了理头发,踢起车腿,骑上自行车,仰起头,哼着曲,很快消失在红彤彤的朝霞里……
  (作者单位:市学生资助管理中心)

责任编辑:jryccm
香港六合彩公司 | 聚焦永城 | 重要活动 | 文化 | 特色栏目 | 声音 | 访谈 | 微视界 | 新闻早知道 | 其他栏目

Copyright 2009-2019 今日永城传媒网 版权所有

电脑版 | 移动版